博物館是什么?聽(tīng)館長(cháng)、設計師、策展人說(shuō)“他們的建館故事”

2023-08-04 15:01:35

博物館學(xué)如果自己講不清楚自己是誰(shuí),到底是做什么的,就不能獲得真正的支持與社會(huì )認同,甚至可能走偏。找不到共識,就會(huì )泛化與異化。

 

博物館在中國存在了100多年,但實(shí)質(zhì)與內容還是不太清楚,沒(méi)有成系統。受日本影響,又沒(méi)理解日本人怎么給它歸類(lèi)。中國現在(的博物館)分成博物館、科技館、科技中心、藝術(shù)館、美術(shù)館,其實(shí)英文名都是 Museum,但中文名讓大眾有了誤解,沒(méi)有形成合力,以為科技館、美術(shù)館不是博物館,其實(shí)只是博物館的不同類(lèi)型。包括名人和烈士故居,如楊開(kāi)慧故居,同樣也是博物館。動(dòng)物園、植物園都是博物館,有展覽有收藏的圖書(shū)館也同樣是博物館。這是國際通行的看法。

 

夜晚的湘博--大屋頂與水面形成的建筑灰空間.jpg

夜晚的湘博

 

在中國還沒(méi)有形成這樣的共識。公共知識領(lǐng)域仍缺乏對博物館是什么的共識,因而就難以上升為國家意志,即通過(guò)制定博物館法來(lái)規范和指引全國博物館的建設與發(fā)展。甚至有著(zhù)名博物館學(xué)者認為植物園與動(dòng)物園不是博物館。怎么不是呢?同樣也是物的解讀,同樣是讀無(wú)字之書(shū)。植物園也有研究,有品種培育,還辦各種花展,體系很完備。比如紐約布魯克林植物園,門(mén)口掛牌提示:“布魯克林植物園是一座活植物的博物館。”走進(jìn)去果然如此,幼兒園的女孩兒認識花朵,男孩兒看蛐蛐、兔子,理解動(dòng)物與植物的共生關(guān)系;高中孩子穿著(zhù)白色專(zhuān)業(yè)服裝研究孢子花粉。一個(gè)植物園,針對不同的人群,從不同的層次,做著(zhù)普及型的教育。

 

加拿大溫哥華海灣有一個(gè)白石鎮,以前太平洋鐵路會(huì )從鎮上海邊經(jīng)過(guò),如今廢棄的小站改成了白石鎮博物館與檔案館,收集鎮上的各種日常物品,比如1890年代一張網(wǎng)球比賽的照片,前面放一個(gè)古董網(wǎng)球拍,一個(gè)網(wǎng)球,外來(lái)客人可以看到1890年代小鎮居民的生活樣貌與品質(zhì),當地年輕人可以看到先輩怎么生活。這就是博物館的功能。

 

博物館可以有千百種形態(tài),但一定有一個(gè)核心是一致的——就是它的“基因”——那就是“物”。所以可以給博物館一個(gè)反定義——凡是不以物為核心工作對象的都不是博物館。

 

26室內視覺(jué)效果3.jpg

 

當然,現代社會(huì )對博物館還有一個(gè)定義:凡是不以物來(lái)達成公益,不以非營(yíng)利教育為目標的也不是博物館,可能是馬戲團。同樣是熊、獅子,在動(dòng)物園以教育為目的,死后制作成生物標本的,與抓去以?shī)蕵?lè )營(yíng)利為目的表演的,是有本質(zhì)區別的。

 

為何植物園、動(dòng)物園可以算進(jìn)來(lái)呢?我們還要注意一點(diǎn),公共博物館、公立圖書(shū)館、公立植物園與動(dòng)物園,都是同時(shí)產(chǎn)生的,是歐洲現代化的產(chǎn)物,脫胎于王公貴族出于個(gè)人愛(ài)好與好奇的本性,去搜集與研究各類(lèi)東西的活動(dòng)。中國也有同樣的收藏史與教育史,有藏古玩、藏書(shū)等,但歐洲近代國家產(chǎn)生后有個(gè)根本性的改變,就是物的解放與人的解放。

 

資本主義社會(huì )的產(chǎn)生天然需要受過(guò)教育的勞動(dòng)者和有知識的公民。而要培養公民,需要一系列的建構,其中包括博物館、動(dòng)物園、植物園這些公益建設,用馬克思的話(huà)來(lái)說(shuō),就是真正培養人的全面發(fā)展的。當時(shí)很多植物園都是資本家捐助,以教育為目的,免費開(kāi)放的。

 

說(shuō)到底,認知束縛了我們,博物館發(fā)展的不平衡,特別是博物館理念的缺失,導致了(我們)對博物館認知的局限。比如故宮是個(gè)博物館,那它的博物館物是什么?哪怕它的建筑里空空如也,它也還可以是故宮古建筑博物館。(來(lái)源網(wǎng)絡(luò ),侵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