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如何善用“社會(huì )講解力量”

2023-08-10 14:14:45

  近日,中國國家博物館發(fā)布關(guān)于規范館內講解秩序的通知。通知稱(chēng),未經(jīng)館方許可,任何單位或個(gè)人不得在館內開(kāi)展講解活動(dòng)。確因工作需要在館內開(kāi)展講解活動(dòng)的單位,須提前5日提出申請,報備講解內容、講解人員、活動(dòng)流程、安全責任等材料。

 

  通知中強調了館方對于講解活動(dòng)的監管和管理責任,對于講解內容,要求準確、客觀(guān)地傳遞歷史文化知識,避免夸大或虛假的描述。對于講解形式,要求有序、規范地進(jìn)行,不得影響其他觀(guān)眾的參觀(guān)體驗。這些要求,體現出國博規范講解活動(dòng)、提升講解質(zhì)量的強烈意識。

 

  國博擁有一批優(yōu)秀講解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滿(mǎn)足游客傾聽(tīng)講解的需求,實(shí)現與游客的知識互動(dòng)。但隨著(zhù)大量社會(huì )單位和個(gè)人講解者的進(jìn)入,良莠不齊的講解內容在場(chǎng)館內發(fā)散、傳播,無(wú)形中消解了嚴肅、科學(xué)的講解內容的分量。例如,據《北京日報》等媒體報道,在國博不少館內,總有人一邊扶著(zhù)掛耳話(huà)筒滔滔不絕,一邊霸占參觀(guān)藏品的最佳位置;更有甚者,直接扯著(zhù)嗓子沖人群大喊,表情夸張且手舞足蹈。部分講述,不乏信口開(kāi)河的戲說(shuō)。對一個(gè)極具知名度和重要性的公共教育場(chǎng)所來(lái)說(shuō),這些做法無(wú)疑不妥。

 

  近年來(lái),針對“外來(lái)講解”尤其是商業(yè)性講解在博物場(chǎng)館失序的情形,國內多家博物館均作明文限制。文物值得敬畏,講解活動(dòng)不可任性。采取規范性、保護性措施,有助于保持井然有序的觀(guān)展氛圍,有助于去偽存真,傳播經(jīng)得起歷史檢驗的知識和觀(guān)點(diǎn),有助于維護那些喜愛(ài)寧靜氛圍的參觀(guān)者的利益。

 

  與此同時(shí),博物館如何更好滿(mǎn)足大家的觀(guān)展需求,也是一個(gè)值得思考的命題。

 

  無(wú)論哪一種層次的講解,對應的都是具體的參觀(guān)者、具體的求知需求。不少網(wǎng)友指出,“約不到講解員,約不到講解器”,是很多熱門(mén)博物館的共性問(wèn)題。博物館在規范講解秩序的同時(shí),也要充分考慮到參觀(guān)者的聽(tīng)講解需求。

 

  當下,個(gè)體的聽(tīng)講解方式越來(lái)越多元化。例如,有人喜歡通過(guò)短視頻中的網(wǎng)紅講解,了解文物的前世今生;有人喜歡聽(tīng)熟悉的專(zhuān)家教授、退休的文物工作者講解歷史故事。對于其間的講解高手,能否讓其參與講解?畢竟,出臺“禁令”不是目的,讓博物館和公眾實(shí)現“雙向奔赴”、發(fā)出精神共鳴,才是我們持續追求的目標。

 

  其實(shí),在平衡維持博物館參觀(guān)秩序和開(kāi)放講解的問(wèn)題上,已經(jīng)有一些有益探索。2022年,北京市文物局發(fā)布關(guān)于規范博物館講解工作的指導意見(jiàn),其中明確,社會(huì )團體及個(gè)人在博物館內開(kāi)展講解服務(wù)要經(jīng)過(guò)考核、培訓,博物館將建立白名單,對考核通過(guò)者進(jìn)行規范管理。在講解資源還不是很“富裕”的情況下,讓能講、善講的“社會(huì )講解力量”通過(guò)一定的門(mén)檻,依法依規發(fā)揮輔助性作用,無(wú)疑是值得鼓勵的。

 

伍里川 來(lái)源:中國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