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jìn)博物館,愛(ài)上博物館

2023-08-14 14:37:03

今夏,“博物館熱”持續升溫,熱門(mén)博物館常常“一票難求”。在近日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fā)布會(huì )上,國家文物局及時(shí)回應社會(huì )關(guān)切,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延長(cháng)服務(wù)時(shí)間,推出更多高品質(zhì)、多元化展覽和教育活動(dòng),正是優(yōu)化服務(wù)供給的具體辦法。

 

探究“博物館熱”的重要原因,就會(huì )注意到這樣一個(gè)現象:各大博物館推出了不同主題、生動(dòng)有趣的布展,豐富多彩、活力十足的活動(dòng),如手工制作、夜游、閱讀、文化講座、探秘等等。如此一來(lái),博物館儼然成為一個(gè)集游、觀(guān)、賞、吃、喝、玩于一體的文化“嘉年華”,讓博物館更具“看頭”,也更有“玩頭”。

 

“看頭”,是博物館的展品自身價(jià)值所決定的,“玩頭”的出發(fā)點(diǎn)是為了吸引大眾走進(jìn)博物館。如何平衡“看頭”與“玩頭”,是個(gè)值得探討的話(huà)題。

 

有一種觀(guān)點(diǎn)認為,莊嚴神圣的博物館可以“接地氣”,但不應過(guò)度娛樂(lè )化——博物館畢竟不是游樂(lè )場(chǎng)、娛樂(lè )場(chǎng)所。

 

在業(yè)內學(xué)者的認識中,博物館應在不偏離專(zhuān)業(yè)性、學(xué)術(shù)性、科學(xué)性等特質(zhì)的基礎上,再進(jìn)行文物活化利用、文旅融合發(fā)展。比如南京大學(xué)歷史與自然遺產(chǎn)研究所所長(cháng)賀云翱認為,文物是有尊嚴的,一味用流行的方式取悅觀(guān)眾,就會(huì )削弱文物的地位和博物館功能,“迎合,看上去是贏(yíng)得了觀(guān)眾,但也失去了另一部分觀(guān)眾”。

 

這些理性且真誠的言論,是在提醒我們“博物館熱”需要冷思考。

 

比如,是不是人們絡(luò )繹不絕走進(jìn)熱門(mén)博物館,就一定是好事呢?如果只是看個(gè)熱鬧,趕個(gè)新潮,那就背離了博物館存在的宗旨。還有,大型博物館受到追捧,中小型或者小眾博物館卻遭到忽視,這樣的不均衡局面何時(shí)能打破?

 

吸引越來(lái)越多的人特別是年輕人“走近”博物館,進(jìn)而“走進(jìn)”博物館,最終“愛(ài)上”博物館,是個(gè)需要持續發(fā)力的事情。

 

“博物館熱”要成為常態(tài),得讓文物說(shuō)話(huà)、讓歷史說(shuō)話(huà)、讓文化說(shuō)話(huà)。文博探索節目《國家寶藏》是個(gè)很好的例證。

 

有必要再講講《國家寶藏》第三季中一個(gè)“給兵馬俑拍照的人”的故事。趙震是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的一名文物攝影師,就是為將近8000尊的兵馬俑拍攝“證件照”。

 

有一次,趙震拍著(zhù)拍著(zhù),突然抬頭看見(jiàn)一尊兵馬俑的臉上有一枚指紋,就在嘴唇的邊上。“那是兩千兩百年前,制作兵馬俑的工匠的指紋!”那一刻,他整個(gè)人就傻在那兒了。趙震與千年前的工匠,站在同一位置、用同一視角,去注視同樣一尊陶俑——這是一場(chǎng)跨越兩千多年的對話(huà)。

 

這是個(gè)美妙的故事,冷冰冰、鉛灰色、站立不動(dòng)的兵馬俑,有了溫度和生命。應該有更多的博物館,向大眾講述這樣的故事。

 

讀書(shū)時(shí),看到一幅字一張畫(huà),總會(huì )注意到標注的“某某博物館藏”,盯著(zhù)詩(shī)文書(shū)畫(huà)嘖嘖稱(chēng)贊時(shí),心里默念要是到了這座城市一定得去看看。博物館里有什么?有我們的來(lái)路,有我們的去處,有我們對古人的追思與遙望,也有個(gè)體存在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