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博物館熱”持續升溫折射了什么?

2023-08-18 13:44:41

  場(chǎng)館入口處觀(guān)眾隊伍蜿蜒曲折排成長(cháng)龍,展廳內人頭攢動(dòng)……今年暑期,不少博物館成了眾多游客和市民的“網(wǎng)紅打卡地”,人氣火爆,參觀(guān)一票難求。

 

  過(guò)去顯得有些高冷的博物館,為何持續升溫?“博物館熱”會(huì )成為“一陣風(fēng)”嗎?“新華視點(diǎn)”記者對此進(jìn)行了采訪(fǎng)。

 

  “博物館熱”持續升溫

 

  近日,記者來(lái)到西安碑林博物館。剛開(kāi)館不久,已有大量觀(guān)眾在門(mén)口排隊等待參觀(guān),展廳內擠滿(mǎn)了來(lái)自各地的游客。11歲的馬悅宸由外婆劉琴陪著(zhù)參觀(guān)。“我覺(jué)得對孩子來(lái)說(shuō),參觀(guān)博物館是個(gè)很好的暑假學(xué)習方式。”劉琴說(shuō),一個(gè)博物館就是一部文明史,多看看博物館可以讓孩子從小就在心里埋下文化的種子。

 

  “這幾周,河南博物院幾乎天天滿(mǎn)員,觀(guān)眾每天在1.2萬(wàn)人次以上,是2019年同期的近兩倍。”河南博物院院長(cháng)馬蕭林說(shuō)。

 

  “我們每天早上8點(diǎn)放出七天后的預約,一般幾個(gè)小時(shí)后就約滿(mǎn)了。”蘇州博物館副館長(cháng)孫明利說(shuō),蘇州博物館通過(guò)安排員工加班等方式延長(cháng)閉館時(shí)間至晚上9點(diǎn),盡可能滿(mǎn)足觀(guān)眾的參觀(guān)需求。

 

  館藏文物五萬(wàn)余件的河北定州博物館,今年7月接待量為4萬(wàn)人次,比2019年同期增長(cháng)186%。

 

  “‘博物館熱’已成為一種文化現象,我們也切實(shí)感受到了這種熱度。”山東博物館館長(cháng)劉延常介紹,山東博物館近期日接待量均在1萬(wàn)人次以上,7月中旬以來(lái)的周六、周日則達2萬(wàn)人次,大幅超過(guò)上半年平均每日5700余人次的接待量。

 

  劉延常說(shuō),為更好地服務(wù)觀(guān)眾,山東博物館每天安排業(yè)務(wù)骨干輪流到各展廳開(kāi)展講解;還設立“館長(cháng)講解日”,每周二上午選派一名館領(lǐng)導進(jìn)行講解,讓觀(guān)眾更好地了解文物和文物背后的故事。下一步,還將舉辦“博物館之夜”活動(dòng),讓暑期的中學(xué)生有更多機會(huì )走進(jìn)博物館。

 

  隨著(zhù)“博物館熱”的興起,一些博物館還發(fā)展了豐富的文博創(chuàng )意產(chǎn)業(yè)。

 

  “今年暑期,南京博物院推出10大類(lèi)共一千余件文創(chuàng )產(chǎn)品,其中南博院藏文物系列筆記本、南博院藏文物系列金屬書(shū)簽等尤受歡迎,最高時(shí)單品一天可以售出一千多件。”南京博物院文創(chuàng )部負責人田甜介紹。

 

  “博物館熱”緣何興起

 

  記者調研發(fā)現,“博物館熱”的興起,是多重因素帶動(dòng)的結果,并非偶然。

 

  ——公眾對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興趣日趨濃厚,文化需求更加旺盛。

 

  “我是文博愛(ài)好者,去各地旅游,一定會(huì )去看看當地的博物館。置身于博物館里,仿佛走入歷史深處,來(lái)到先人真實(shí)生活的環(huán)境中,可以感受到他們的溫度和氣息。他們的音容笑貌、喜怒哀樂(lè )通過(guò)那些真實(shí)的器物表達出來(lái),歷史仿佛活了起來(lái)。”在山東濟南某公司工作的于少晶說(shuō),“我個(gè)人最喜歡觀(guān)看史前、商周直至秦漢時(shí)期的文物,因為我一直對于人類(lèi)起源、對于在我們生活的這塊土地上如何形成了對我們影響至今的文明歷史充滿(mǎn)好奇心。”

 

  “知來(lái)處,明去處。”博物館是連接過(guò)去、現在、未來(lái)的橋梁,一件件文物承載著(zhù)千百年的歷史滄桑,抽象、模糊的歷史從而變得具體生動(dòng)。浙江大學(xué)考古學(xué)研究所所長(cháng)林留根說(shuō),在“博物館熱”的背后,是公眾與傳統文化的深度交融。隨著(zhù)經(jīng)濟社會(huì )的發(fā)展,我們正在見(jiàn)證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復興,越來(lái)越多的人希望通過(guò)參觀(guān)博物館深入了解博大精深的中華文明,了解中華民族的歷史底蘊及其創(chuàng )新偉力。

 

  馬蕭林說(shuō),博物館近年對文物的研究不斷深入,挖掘當中更容易被觀(guān)眾理解和接受的傳統文化元素,將其與現代時(shí)尚潮流有效結合,形式、內容都更加有趣,讓傳統文化不再枯燥,以滿(mǎn)足公眾日益增長(cháng)的文化需求。

 

  ——青少年“研學(xué)熱”帶動(dòng)了“博物館熱”。

 

  今年夏天“研學(xué)熱”不斷升溫,研學(xué)旅行成為不少中小學(xué)生暑期生活的重要內容。在研學(xué)旅行中,一般都會(huì )安排參觀(guān)博物館。

 

  “現在我接待的全是青少年團,夏令營(yíng)、親子游、研學(xué)團是主力軍,參觀(guān)博物館是一項主要活動(dòng)。”西安碑林博物館內,導游張琳對記者說(shuō),早在今年4月份,接團日程就已經(jīng)排到了8月份。

 

  每天下班前,遼寧省博物館副館長(cháng)董寶厚都要看看當天的觀(guān)眾統計。“孩子的數量特別大,占暑期觀(guān)眾的30%以上,有的是隨家人來(lái)的,有的是學(xué)校組織的。”董寶厚說(shuō),“我們很重視培養青少年對文博知識的興趣,除了推出流動(dòng)宣展車(chē)走進(jìn)全省各地校園,在策展時(shí)也注重融入與青少年的互動(dòng)體驗。”

 

  ——一些博物館運用新技術(shù)、新理念呈現展品吸引觀(guān)眾。

 

  新石器時(shí)期的骨笛,春秋時(shí)期的楚國青銅編鐘……在河南博物院,觀(guān)眾除了可以在展廳觀(guān)看這些珍貴文物,還可以走進(jìn)音樂(lè )廳,直觀(guān)地、沉浸式地感受古代樂(lè )器發(fā)出的聲音和魅力。河南博物院華夏古樂(lè )團用根據文物復制出來(lái)的樂(lè )器,不僅演奏古代音樂(lè ),還演奏現代流行音樂(lè )。

 

  3D投影技術(shù)讓靜態(tài)的展品動(dòng)了起來(lái);AR智能導覽眼鏡讓觀(guān)眾能通過(guò)語(yǔ)音指令、視覺(jué)識別觀(guān)賞文物;智能照明系統根據展品特性,以最佳的方式展示文物……新技術(shù)的應用,拉近了博物館展柜中的文物與公眾之間的距離。

 

  “策劃展覽時(shí),我們盡可能把深藏庫房的精品文物拿到展廳去,使更多的人有機會(huì )親眼看到;通過(guò)不斷更新內容增強觀(guān)眾的黏性,讓觀(guān)眾每次進(jìn)入博物館都能有新的看點(diǎn)。”劉延常說(shuō)。

 

  如何更好滿(mǎn)足觀(guān)眾參觀(guān)需求

 

  “今后,越來(lái)越多的人會(huì )把參觀(guān)博物館當成一種習慣、一種生活方式。”劉延常說(shuō)。

 

  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全球共有10.4萬(wàn)家博物館。據統計,截至今年5月,我國博物館總數達6565家。中國博物館數量在全球位居前列,但每百萬(wàn)居民擁有的博物館數量仍相對靠后。

 

  當前一些熱門(mén)博物館過(guò)于擁擠、一票難求,如何更好滿(mǎn)足觀(guān)眾的參觀(guān)需求?

 

  “有更多的游客關(guān)注和走進(jìn)博物館,這讓我們深感欣慰。但參觀(guān)博物館也不是人越多越好。如果觀(guān)眾過(guò)于擁擠,就很難在舒適的環(huán)境中欣賞展品,而且還可能導致展廳空氣濕度等條件的波動(dòng),對文物狀態(tài)保持造成一定壓力。”孫明利說(shuō)。

 

  孫明利建議,熱門(mén)博物館可考慮采用按小時(shí)預約入場(chǎng)、延長(cháng)開(kāi)放時(shí)間、舉辦網(wǎng)上“云展覽”等方式,讓觀(guān)眾有更好的參觀(guān)體驗,保持博物館秩序,保證文物安全。

 

  針對一些“黃牛”倒賣(mài)博物館門(mén)票等行為,業(yè)內專(zhuān)家建議,文博機構可采取智能驗證、限制單人最大預約量等技術(shù)手段;同時(shí),與公安部門(mén)加強合作,建立“黑名單”制度,打擊惡意搶票、囤票等行為。

 

  山東成武縣博物館收藏有東漢蔡邕書(shū)碑刻等珍貴文物。館長(cháng)郭立說(shuō),除了那些熱門(mén)博物館,數量眾多、獨具特色的小眾博物館,可通過(guò)創(chuàng )新策展方式、傳播渠道,吸引更多對特定主題感興趣的觀(guān)眾,提升“能見(jiàn)度”。

 

  “未來(lái)的文博機構還有更多空間可以探索。”河北博物院社會(huì )教育部主任劉衛華說(shuō),比如,建設殘疾人友好型博物館,讓更多的人能無(wú)障礙走進(jìn)博物館;與媒體聯(lián)合策劃推出更多與社會(huì )深度互動(dòng)的活動(dòng),充分發(fā)揮博物館的文化傳播作用和文化影響力。

 

  業(yè)內人士建議,公眾不宜把博物館當成景點(diǎn)和游樂(lè )場(chǎng),不必以從眾心理去“打卡”;在參觀(guān)博物館前宜提前做好功課,以便在觀(guān)展時(shí)有更深的體悟;對一些熱門(mén)博物館,盡量在暑期高峰后再前往參觀(guān)。(來(lái)源:新華網(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