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觀(guān)博物館不必只關(guān)心“重量級”

2023-08-21 15:23:45

  這個(gè)暑假,著(zhù)名博物館人氣火爆。有朋友來(lái)到成都,想去看三星堆,尤其是想看新館,那里有最新挖掘出來(lái)的文物。當然,這個(gè)愿望沒(méi)有實(shí)現,三星堆門(mén)票實(shí)行網(wǎng)上預約,必須提前搶票才行。

 

  我向朋友推薦遂寧的四川宋瓷博物館,或者彭州市博物館,那里有非常好的宋代金銀器,朋友都興趣不大,仿佛只有到三星堆去看最新挖掘的文物,才有打卡的意義。那么多人喜歡去三星堆,除了青銅器本身的吸引力外,“大家都要去”肯定也是一個(gè)重要因素。

 

  中國城市化發(fā)展到一定程度,人們對看展覽本身的興趣也發(fā)展起來(lái)。今年暑假的博物館熱,可能就是這幾年文博熱的一個(gè)延續。在這場(chǎng)熱潮中,那些有名的博物館成為“大贏(yíng)家”,故宮自不必說(shuō),陜西、河南的省博,都異?;鸨?。

 

  這就是文博熱的現狀,它是極不平衡的,一些所謂的“冷門(mén)”博物館依然冷門(mén),它們像過(guò)去一樣,循著(zhù)自己寂寞的節奏運營(yíng)著(zhù),吸引的還是對某個(gè)細分專(zhuān)業(yè)感興趣的觀(guān)眾?!豆饷魅請蟆吩鴪蟮懒艘粋€(gè)專(zhuān)題,推薦一些“冷門(mén)”博物館,比如上海的氣象博物館,它有“遠東第一觀(guān)象臺”;位于武漢的中國油脂博物館,有8000余件中國自古至今的“油脂”文物。

 

  這些博物館,光是看名字就很“專(zhuān)業(yè)”,但卻少有人關(guān)注。這些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向記者講述館藏文物的價(jià)值時(shí),看起來(lái)有點(diǎn)“滯銷(xiāo)”的心酸感。這反映出中國文博業(yè)的發(fā)展現狀:博物館的“重量級”,直接影響著(zhù)人們前來(lái)參觀(guān)的動(dòng)力。在這一游覽心態(tài)的影響下,綜合類(lèi)的國家級博物館是最受到青睞的,因為它們能提供一種“總體敘事”。比如,到鄭州參觀(guān)河南博物院,去西安去看陜西歷史博物館,能看出我們國家古代的總體面貌。

 

  很多人以級別和“國寶”數量,來(lái)判斷一個(gè)博物館的價(jià)值,就像通過(guò)一個(gè)故事梗概,來(lái)接觸一部小說(shuō)。盡管博物館熱已有幾年,但是對絕大部分中國人來(lái)說(shuō),看博物館仍然是“區域游”中的一個(gè)景點(diǎn)。幾天的旅游行程中,或許只能安排一兩個(gè)博物館,那些專(zhuān)業(yè)博物館遇冷,也就在情理之中。

 

  這種現狀可以理解,也沒(méi)必要太過(guò)擔憂(yōu)。當中國人的出游超越了“特種兵”式旅游階段,能夠有足夠多的閑暇,就會(huì )去看越來(lái)越多的博物館。這就好像,如果一個(gè)人去過(guò)幾次西安,就不會(huì )再執著(zhù)于去看兵馬俑了。同時(shí),在綜合性博物館了解過(guò)歷史的“梗概”和“大綱”之后,人們也可以發(fā)展出屬于自己的小興趣,小博物館也會(huì )有屬于自己的機會(huì )。

 

  這并不意味著(zhù)所謂“冷門(mén)”博物館,只能靜靜等待屬于自己的春天。“冷門(mén)”博物館,往往都是聚焦于某一個(gè)專(zhuān)業(yè)領(lǐng)域。這是它們的優(yōu)勢,但是,很多博物館也已經(jīng)習慣這種狀態(tài),拿一定的撥款,安靜做事,沒(méi)有太多“運營(yíng)”的想法,或許對“網(wǎng)紅”還有幾分不屑。有些“冷門(mén)”博物館既缺少相關(guān)配套,服務(wù)人員也有點(diǎn)冷漠,缺乏服務(wù)意識,讓你看館之后感覺(jué)有點(diǎn)惶恐,仿佛給他們添了很大麻煩。

 

  實(shí)際上,專(zhuān)業(yè)博物館也可以講好自己的故事,開(kāi)發(fā)出獨特的文創(chuàng )產(chǎn)品。它們可以聚焦“小而美”“小而精”化的運營(yíng),并逐步連接屬于自己的人群,擴大自身影響力。這樣做,對傳播知識和文化也會(huì )有更大的貢獻。(中國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