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的歷史演進(jìn) 從貴族專(zhuān)享到大眾文化

2023-05-03 13:44:52

  5月18日為國際博物館日。博物館不僅是展示一個(gè)國家和民族文化的重要窗口,更是進(jìn)行國民教育、科普宣傳、歷史文化和藝術(shù)熏陶的重要課堂。博物館作為人類(lèi)文明傳播的重要載體,它的發(fā)展體現了人類(lèi)社會(huì )文明的進(jìn)步,也反映了人類(lèi)經(jīng)濟、政治、科技等方面的不斷發(fā)展。博物館的發(fā)展從功能及空間設計方面都有表現。哈德遜《博物館社會(huì )史》一書(shū)中翔實(shí)介紹了博物館的歷史,并且探討了其發(fā)展方向。

 

  博物館顧名思義是展出物品的場(chǎng)所。根據其實(shí)際應用場(chǎng)景的功能定位可分為:文化館、科技館、美術(shù)館等類(lèi)別。早期的博物館并不具有現代博物館的開(kāi)放性和公眾性,常以個(gè)人為代表,服務(wù)的對象相對而言較為小眾。1989年9月國際博物館協(xié)會(huì )對博物館的定義進(jìn)行再次修訂,博物館是為社會(huì )及其發(fā)展服務(wù)、向公眾開(kāi)放的非營(yíng)利永久性機構,它為研究、教育、欣賞之目的征集、保藏、研究、傳播并展示人類(lèi)及人類(lèi)環(huán)境的見(jiàn)證物。這是迄今國際上較通行也相對穩定的博物館定義,它著(zhù)重強調了博物館的公共性、服務(wù)性、非營(yíng)利性以及以人為本的精神。

 

  對于西方博物館名稱(chēng)的來(lái)源,在學(xué)術(shù)界認為它來(lái)自于希臘神話(huà),公元前283年托勒密王朝把寶物放在繆斯神廟中,到了17世紀 Meusin變化成為Museum,就是現代博物館的專(zhuān)有名詞。而在中國,人們認為“博物”一詞最早出自《山海經(jīng)》,在周、秦時(shí)期出現了陳列文物的場(chǎng)所,例如皇宮、祖廟和武庫等,這可以看作是中國博物館的萌芽。

 

  西方博物館的發(fā)展大致可以分為三個(gè)階段,第一階段是17世紀以前的博物館研究,主要是皇室貴族或富商巨賈專(zhuān)門(mén)享用的社交場(chǎng)所;第二階段自18-19世紀開(kāi)始,博物館成為大眾文化機構;第三階段是20世紀中葉以后,隨著(zhù)博物館教育功能的發(fā)揮,博物館開(kāi)始被視為能夠促進(jìn)社會(huì )、經(jīng)濟、政治發(fā)展的機構,使人們不得不重新思考博物館自身與社區的關(guān)系,從觀(guān)念上徹底發(fā)生轉變。

 

  第一座對外開(kāi)放的英國阿什莫林藝術(shù)和考古博物館,是私人收藏向社會(huì )展覽類(lèi)型的博物館,也是具有近代博物館特征的博物館。早期的博物館主要服務(wù)對象是貴族,主要功能是收藏和展示,并不向民眾開(kāi)放,同時(shí)也不會(huì )為民眾傳播知識和承擔教育的功能,更不是公眾活動(dòng)的場(chǎng)所。

 

  博物館在發(fā)展過(guò)程中逐漸承擔了社會(huì )教化的功能。博物館由面向小部分群體到面向大眾的轉變,不僅意味著(zhù)博物館的服務(wù)對象發(fā)生變化,其功能和理念也在改變。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所建立的博物館是基于理想假設,即人們可以從展出的實(shí)物中獲得知識和教育。在美國,繼1773年在南卡羅來(lái)納州建立第一個(gè)公共博物館之后,各地博物館如雨后春筍般紛紛涌現,如波士頓自然博物館(1830年)、史密森尼學(xué)院(1846年)、紐約大都會(huì )博物館(1870年)等。

 

  以1851年在英國倫敦舉辦的萬(wàn)國博覽會(huì )為開(kāi)端,頻繁舉辦的世博會(huì )為博物館發(fā)展創(chuàng )造了新的機遇,在世博會(huì )籌辦、舉辦期間或者結束之后,利用相關(guān)資源包括場(chǎng)館、展品、人員、盈余、技術(shù)甚至理念等創(chuàng )建新博物館,成為博物館發(fā)展歷程中重要的生態(tài)現象。直到今天,博物館與世博會(huì )的這種內在關(guān)系仍在延續。20世紀20年代開(kāi)始,人們開(kāi)始懷疑展品自身清晰傳達消息的能力,從而帶來(lái)了博物館功能的增加,即通過(guò)借助物品之外的教育方式完善博物館的信息傳達功能,并且豐富其教育性。

 

  早期西方國家對博物館的探尋始于16世紀,大多數是以博物館本體為主要研究對象。1566年荷蘭昆齊貝提出博物館是向公眾展示的陳列;1656年《特拉德斯坎特博物館目錄》在倫敦出版,1727年尼克利烏斯出版著(zhù)作探討關(guān)于博物館的藏品分類(lèi)管理和補充。1837年克萊姆發(fā)表了第一部博物館史論論著(zhù)《論德國科學(xué)和藝術(shù)藏品的歷史》,對博物館的歷史進(jìn)行了詳細闡述。

 

  19世紀后期,彼得·韋爾戈在《新博物館學(xué)》中提出關(guān)注博物館在經(jīng)濟、政治、社會(huì )多重壓力下的定位和發(fā)展,闡述了“博物館、人工作品的意義”“藝術(shù)博物館中參觀(guān)者的體驗”等問(wèn)題,促使博物館隨著(zhù)社會(huì )的發(fā)展逐步增加新的功能,以滿(mǎn)足人們的需求。在此影響下產(chǎn)生了一些新的博物館類(lèi)型,例如生態(tài)博物館等,同時(shí)對傳統博物館理念產(chǎn)生了巨大的沖擊。

 

  20世紀,沙倫·馬斯汀尼在《博物館研究手冊》中指出了博物館不僅具有教育性,同時(shí)也兼具商業(yè)性。因此在這一時(shí)期博物館完全進(jìn)入到社會(huì )化領(lǐng)域,成為社會(huì )發(fā)展中大眾文化的一部分。

 

  在21世紀時(shí),珍妮特·馬斯汀在《新博物館理論與實(shí)踐》中闡述了21世紀藏品變化的面孔,后博物館的體驗音樂(lè )計劃,批評型博物館的參與者、訪(fǎng)問(wèn)虛擬博物館和作為學(xué)術(shù)研究和機構認同的博物館檔案等觀(guān)點(diǎn)。發(fā)展到現代社會(huì ),博物館的功能在逐漸增加,同時(shí)也更加注重與參觀(guān)者之間的交互關(guān)系。

 

  博物館的服務(wù)群體更加廣泛,同時(shí)也承載了更多的功能性,并且博物館的設計也隨著(zhù)功能的變化而不斷改進(jìn)??ɡ姿?middot;布洛特編著(zhù)的《博物館建筑新概念》介紹了多個(gè)運用多媒體技術(shù)的博物館設計案例。2012年4月,IBM公司和盧浮宮博物館合作,該項目充分利用信息化管理系統,在簡(jiǎn)化維護流程的同時(shí)大幅改善實(shí)時(shí)運作的效率,最大限度地保障了重要資產(chǎn)的安全,提高了盧浮宮的管理水平。

 

  如今博物館更加趨向于智慧化、復合化,即隨著(zhù)社會(huì )、經(jīng)濟、文化的轉型發(fā)展,博物館的存在形式日趨多元化,表現為形式、功能、空間和運營(yíng)模式等各方面的發(fā)展,以達到對有限資源的充分利用,從而實(shí)現博物館與城市的有機結合,以及其公共職能的擴大化、社會(huì )化和服務(wù)化,同時(shí)促進(jìn)博物館自身的可持續發(fā)展。

 

  有趣動(dòng)態(tài)的博物館是互聯(lián)網(wǎng)模式下的新模式,以全新的姿態(tài)追趕時(shí)尚潮流。藏品要“動(dòng)”起來(lái),可以是手機網(wǎng)頁(yè)瀏覽的三維體驗;可以是博物館之“物”本身可點(diǎn)擊、可旋轉;可以是博物館物之基礎上配以卡通或含有故事情節的動(dòng)態(tài)影像;可以是開(kāi)發(fā)具有博物館底蘊的手機App之游戲、購物。數字化設計使博物館煥發(fā)出新的活力。

 

(來(lái)源網(wǎng)絡(luò ),侵刪)